杜鹃花十章

发表时间:2018-04-10 16:40
杜鹃花十章
发布时间:2015.05.19  查看:127


王纯亮

     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位于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大方、金沙三县之间,是世界最大、保存最好、品种最多的原生杜鹃花林带,纵横百余公里,被誉为“地球的彩带,世界的花园”。每年三至五月开花,宏大辽阔的花海与神秘浓郁的彝苗风情,令人恍然入梦。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来。——题记



云台岭,索玛的生命茫茫无岸

满山的花朵都开了,索玛不能不开。满山的索玛都开了,阿哥不能不来。

……久违的索玛。

怒放。心,比燃烧的花朵还狂野。是谁口中吹响的木叶,韵脚在花瓣的纹路里自由流淌?梦里,你的光芒游刃有余,将我带进了这情话不吐不快的春天。

疏影横斜,谁的生命之歌俯仰即是?虬枝招展,这个春天不事雕琢。索玛的梳妆,妙自天成,细处一抹娇羞,大处汹涌澎湃。

在云台岭,白天借助温暖的太阳,晚上借助多情的月亮,一辈子,就这样守护你。可是谁能看够,你生命的茫茫无岸?

云台岭,喊一声索玛,有千万个索玛回答。

米底河,你正在我心里翻涌

米底河,日月以辉光暗示大地,它们正在彼此照耀,江山让英雄横空出世,你正在我心里翻涌。

高天之下,苍山之上,谁的影踪汩汩流淌,穿过原质莽林的流水,唱着生命的欢歌,柔软的曲调一直延伸到,我灵魂的亿万末梢,像极,你芊芊手指的电力。

此时,即将迸裂的渴望,像一场蓄谋已久的山雨,藏匿在云朵的每一个部位。一个春雷告诉我,是满山的索玛用热气腾腾的血焰,点燃了我的每一丝脉络,燃起了我唱给你的歌。

这一首倾国倾城的野调子,它一身的温暖来自大地。大地之灯,为你默默升起。我且歌,你且舞。我要备好细软,与你将三生携带,向远方奔走,看大地狂欢,听彼此雷动的呼吸,还有心跳。

醉九牛,九头最幸福的牛

据《南蛮史》记载,明洪武十七年,水西土司奢香夫人为维护西南边陲的安宁,觐见朱元璋的贡品中,就有九头水西壮牛,但是当走到百里杜鹃,就不肯走了,为什么呢?它们被色彩艳丽的杜鹃花迷住了,醉倒杜鹃林中。奢香禀告朱元璋后,朱元璋对奢香说,就把那里叫“醉九牛”吧。

九头牛,百里绵延的索玛,一个真实的故事,美!

九头牛,九个相近的模样,一个雷同的姿态,醉!

一朵索玛,两朵索玛……一百里索玛次第掀起醉倒人间的波澜。波澜在时空里荡漾。

那位骑着青牛,捋着长髯,一路向西走出函谷关的老聃,他一定非常幸福。而那位亲眼看见九头牛被索玛花醉倒的彝家女杰,同样是非常幸福的。

九头同样幸福的牛啊,索玛花下这一醉,就是几百年。

春暖了,大地上处处是牛的身影,它们拖着身后沉重的犁铧,要将尘封已久的冬天彻底撕开,撕出一个崭新的春天来。

春暖了,黔西北大地上的索玛花就要开了。

牛啊牛,有几头,能醉倒在索玛花的石榴裙下?

彝山湖怀上了春天

冬季,我曾经梦见从春天的指缝淌出来的九股泉水,慢慢流进了彝山湖的领地。九股泉水,带来了索玛的美艳、百灵鸟的啼叫、牧马人的歌声……

是的,这四百亩碧波,这来自天堂的一滴清泪,不是哭,而是感动,一滴就够了,一滴就是一个天下。不信你看,彝山湖倒映着的密密匝匝的绿叶和花朵,不把整个春天悄然怀于体内,哪有那么丰硕?

彝山湖,怀上的是春天,展示的却是自己的全部。还能说些什么呢?也许只有夜幕降临的时候,它才属于自己,它才能聆听自己的心跳,如果那时水中响起,此起彼伏的蛙叫。

索玛大草原,我的春天在你的手上

索玛大草原,位于百里杜鹃支戛阿鲁山脚,传说这里就是奢香与霭翠射箭比武定亲的地方。

历史的沉香,必定一路绽放。原质的歌声,曾被代代传唱。如歌如酒的故事,如痴如醉。

是你啊,她的王,是你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向她打马飞奔,向她丢出爱恋的红绳和伸出有力的手掌。

被她爱着的草的绿、花的红、天的蓝、云的白……这些沉默的美,在她的视线里不再迷惘,她也不再感到岁月冷清和灵魂空荡。

捡起一条你遗落在浅草中的马鞭,她向你狂奔和呼喊,她为你舞蹈和歌唱。就让幸福纷纷落地吧,让幸福簇拥在她们的身旁。

是你啊,她的王,大草原的春天在它自身的体内,她的春天在你的手上。

金坡岭,我无数次地梦见你

金坡岭,无数个晚上,我无数次地梦见你,梦见你艳若朝霞、姹紫嫣红,梦见你银装素裹、绚丽夺目,梦见你云霞灿烂、千姿百态。然而这不是梦,这是你的本色。

索玛开放的大地啊,引我轻轻抚摸你的岁月。月琴上燃烧的火苗,涂抹着五彩斑斓的调子。调子中有狂欢的马匹,马匹能驮来一驮神秘的传说,也能驮来一个你日夜思念的人。

适时,索玛花已经次第开放,阿爸拨弄着欢快的《莲花落》。《莲花落》绕梁三匝,一个小小的音调便会开出一朵索玛。有时只需一夜,索玛花便开得齐齐整整。萌动的情人们,相约相携,在金坡岭,爱到每一个细节都柔情似水。

其实金坡岭虽不是深不见底,但这个让人回眸咫尺的地方,也是多少人望不尽的远方。

金坡岭,总有千山万水来相会,总有千回百转的爱情风生水起。

对嘴岩,对嘴岩

近些,再近些。我们已经看见了彼此的眼睛,看见了彼此的鼻子,也看见了彼此的嘴巴……

这长年累月的,等待。这无可奈何的,守望。

近些,再近些。

再多一点靠近的力量,多一点拉手的希望。

再多一份笑容,少一滴眼泪。

这是上苍对我们的折磨?悲剧,就是离得太近,却靠不近。

更不知这是一种罪,还是一种美?

即使每天都在做最后的尝试,每天,梦,都会破灭。

怎么会有这么多灵魂的、肉体的、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疼?

爱人,若知这般伤神,不如各自转身。

不,爱人,为了这吻,我宁愿再用千年来等。

马缨林的传奇

她的聪明令世人折服,她的美丽让山鹰忘记翱翔,她的歌喉让百鸟陶醉。

而他像天空飞翔的雄鹰,矫健的身影让日月惊叹,他的勇猛能叫野兽后退。

他们私定终生,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逃离了家园。他们采野果、食山芋、饮山泉,他们相亲相爱、相敬如宾。

后来她被别人看上,他被害死,她誓死不从,跳崖徇情,她的热血变成了火红的马樱杜鹃,她的灵魂变成了美丽的杜鹃鸟呼唤自己的爱人。

马缨林,马缨林,开出一片美丽,撂下一段悲情。

传说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望帝杜宇,死后魂化为鸟,自暮春至初夏,日夜悲啼,嘴中流血,声若“不如归去”,哀婉凄侧,动人心腑。】

奢香岭,索玛花静坐在自然的内核

太多往事,留在历史的指缝里。乌蒙腹地,曾经有一个女人,多次来到和她一样美丽的索玛花丛中,回想自身的爱恋、甜蜜与疼痛。西溪河的流水,代替了这位女豪杰的心声,叙述着过往的艰辛和苦累,直到现在,活脱脱就是一段浩荡的抒情。

而此时,我们必须屏住呼吸,畅游在奢香岭的花树下。古老的传说似乎还在继续演绎,看着一条远去的路,酣畅淋漓的游人们,拖着长长的背影忽近忽远……

一页页翻阅过往,一阵风吹走一阵风。那一朵朵艳艳的索玛,静坐在自然的内核,用一种特别的眼神静静地观望四周。

奢香岭的索玛花,神闲气定,肆意铺张着那份美丽。和一个人的气质有关?美丽中还有几分神秘!

走出奢香岭,蓦然回首,我看见那些花树爬满了相思。一个热爱索玛的人,走不出索玛温暖的视野,记住了一段情。

抒情白马坡

白马山景点四面环山,山上有一棵马樱杜鹃花树,树高约7米,树干粗242公分,露根大约30公分,常年开花成千上万。树龄有1000余年,人们称它为杜鹃花中的白马王子。这株杜鹃“花王”,好像所有的杜鹃花都在杜鹃王的统领下,竞相绽放,左山是花,右山是花,山上是花,山下是花,真是花的海洋、花的世界。】

白马坡没有白马,白马坡有一个王。

白马坡这片土地,我有别样的爱我必须努力熟悉她的点横撇捺,也必须知道她有横折弯钩爱情的甜以及生活的苦还有辽阔但稍微不安的内心——那一种埋得很深的忧伤。

白马坡,无论是草叶上爬行的蚂蚁还是空气中舞动的鸟雀,我都爱抬头,我看见满天星宿辽阔无际低头,我明白群鱼已经悄然游进春天。而王的身上,一个个花蕾跃跃欲动。

白马坡春天降临的白马坡。白马坡,千里明月的白马坡谁也无法模糊时光的快慢月光下,我可以独自远行。王,紧紧握住一朵白云,守望中又是花开满树的声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