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灵魂笔记》(组诗)  作者:吴春山

发表时间:2018-10-12 10:45


吴春山,1978年出生,贵州晴隆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山花》《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等杂志,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2014中国诗歌排行榜》《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等。





吴春山


我来到这个世界,所接受的赞颂和诋毁都是为了修行

                                                 ——题记

1

我跟着人群来,又跟着人群去

人们小心翼翼,牵着自己的影子

彼此熟识而又陌生

人们路过山川、河流、村庄、城镇

路过机车征服过的尘世和被词语遮掩的荒野之地

路过粮食与金钱的废墟,物质的针尖

钟声的形状

金属柔软的梦呓

路过死者的墓地,神遗弃的居所

路过冰与火的内部

梦的边缘

古老的爱恨

路过陡峭的黑暗与蓬勃的光明,甘甜的雨露,神赐的空气和水

我从哪里来?将去往何处?

我的忧伤和欢愉常常游离于身体之外

饥饿的时候

那看不见的敌人

会献出它凹陷的面孔和丰富的表情

尽管另一个我

被挡在人群鼓掌的门槛

但当我转身,我和另一个我相遇

宛如在一条歧路的授意下,相互致歉

我所走过的路,终点将回到起点

还剩下什么。透明的玻璃杯?风衣的体温?用旧的黄昏?

哦,光的弧度,谦卑的夹角

死亡,或爱的平行线

——现在你看,我只是试图停下来

在人群中仔细辨识

谁才是神灵指引过的修行者

2

时间的辩论来自于时间的内部

这些细微的事物啊!

关乎这个时代,关乎战争、伦理、生存法则

以及话语的权柄所散发出的幽暗之光

关乎美与丑,善与恶的界线

道德的制高点,自由的奥秘

……更多时候,仅仅是关乎一个人

如何消化掉自己迷一样的孤独

3

我有一颗狭隘的心。因此,我的故乡

必定是纯朴而年迈的母亲目光所及之处——

祖国大西南的黔地

群山之中,古称安南的偏远小县

其实,我也有一颗宽容的心

我愿意接替木匠出身的父亲,去接纳

来自内心的雕琢

远方的人啊,如果你的眼里能装下更多色彩

请允许我秘密构建一座宫殿

我将要做那自由的王。而在我的加冕典礼上

整个世界,都会保持安静

4

哦,这独自敲击,固执的钟表

夜深了,原谅我仍未入睡,原谅我将你当成

唯一的稻草

停下来,让我们交换身份

我将用诉说挽救你的聆听——

就在这空荡荡的四壁,被搅乱的空气中

就在这隐藏万物,又纵养万物的黑暗中

黑暗中我曾看见过乌鸦

它黑色的命运

闪闪发光。而我的命运仍在路上

向着另一种光源的方向,孑孓而行

但是是什么?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

我的疑问并不能撬开昨天紧闭的嘴唇:

一只失去经验和想像,没有故乡的乌鸦

将如何预言

这个需要重新修补的世界

5

大抵从二月到十一月之间,至少我能

顺从于某种既定的秩序。但有时我发现自己

像醒来的巫师,并忽施咒语

仿佛苦难降临(旁观者的恻隐之心总是发生在孤独的现场)

从排着长长队列的人群中

我就要发现你了,是的,正是你,潦草而羞愧的你

请紧跟人群的步伐

别去在意你充满皱褶风衣上的灰尘

请隐藏你压抑的呼吸,饥饿的疾病

高过头顶的星空或乌云

低过头顶,捕捉过樟树枝条上肥厚叶片

又驯服于风的叛乱的散乱目光

隐藏你具有野心的时间的私生子

被招安的姓氏、籍贯

被囚禁的白天

弧形的昨天

晚安的逻辑

被妥协的明天

从二月到十一月之间,至少我能

顺从于某种既定的秩序

但我不能轻易告诉你

有时它们看起来

像是在接受强暴

6

十二月。雪会落在我的屋顶,落在穷人的屋顶

雪,用我的方式,

越过北方,掠向西南

向更深处,将这块神秘而粗犷的处女地

纳入版图

此时,我的家园变得更加透明、清晰

时间脱落的羽毛更加干净

行路者的罗盘更加平稳

讲述人的故事,被风钉在古老的墙上,视作告诫

电杆线上的麻雀向一行足印献出活着的尸体

这不是暗示,而是某种启示

死亡暧昧的情人躲藏在野果坚硬的壳内

你可以从它们隐蔽的穴巢

找到返回枝条的理由

你可以支持一条在高处奔跑的河流

雪会融入它的血液,它野性的灵魂像一个战士

它带着雪的密函

永恒于大海

你不是医生,但可以救活一个安静的夜晚

瞧!那些雪粒倾倒下来

像亿万颗星子的最终归宿

你见过的广场,就建在雪堆积最深的地方

这雪地里有隐忍的庄稼和蜇伏的幼兽

这洁白的火种有别于温室的炉火

——炉火。炉火

炉火的舌头仍在揣测生还者细腻的肤色

都散开吧!群山之子

这里有石头的圣旨,喀斯特的圣旨

鱼腥草味的圣旨,中草药的圣旨

说着多种民族语言的圣旨,山羊的圣旨

煤和彩玉的圣旨,矿工的圣旨

樟木和藤条的圣旨

岩鹰的仆随

请扛着雪的旗帜,插在溶洞拱起的脊脉

这个时代需要内心的炉火

这个时代,需要为贫乏者备下一场雪的晚宴

7

关于战争。类似一种灵魂

与另一种灵魂的交锋

必须用血肉之躯

来作为胜利的筹码

而长眠者并非都交出了

被一个国家捆绑的尊严

譬如:2003

邪恶像萨达姆被翻旧的账本

恐惧像伊拉克人佩戴的头巾

仇恨仿佛是一枚未被引爆的炸弹

真理的天空下

金属的簧片煸动政治的舌头

空袭后的巴格达

太阳在一片烟雾中升起

而我只能又一次选择沉默

沉默之后是暂且的遗忘

遗忘中洗净目光

依偎我的祖国

并接受这被忽略了的馈赠

因此请相信我的言辞里

是遥远的祷告而不是切肤的控诉

是和平的意识

在不断修正和平的意志

我种过香雪兰的手指

和杀过鱼的手指

同样红润而修长

我的绝大多数的梦境

只与自己作斗争

鸽哨像一串松软的字符

轻轻溅落在广场的石阶上

落在与黎明互道早安的雕像

落在人群私语仪式的盛大现场

以及完整的物体

所具备的象征条件——

于是我的孩子

诞生在没有战争的伦理中

8

世界从不因你的内省而改变秩序

每日,那么多卑微的人们

都在练习成长,或衰老

那么多的秘密、忏悔、曲折

黑与白的灰烬

都逃不过时间与道德的检阅

当秋天如约而至。破旧的秋天,有着贵族般迷人气质的秋天

来吧,我的诚实原谅了我的虚无

我的木匠儿子的身份像承接忧郁的暗号(亮出斧头和刨的第三者,利用祖传的技艺,

在审视和被审视间取舍,

像美反对过丑,善反对过恶。而触手可及的秋天,

是源自内在力量的测试剂。)

秩序而趋于平衡的秋天

人们试图改变什么

落叶再一次坠入土地的温床

秋风的马车啊,为何要将一个人的思想运抵深处

在这里——珠江水系上游,北盘江畔

我的亲人们在远古的苍穹下

躬耕,采摘花朵与果实

我的种子的轮廓和水的源头在梦中隐约可现

秘密的秋天啊

忏悔从倒立的湖影开始

握紧那暴露野心,长出翅膀的石子

请在湖水枯萎之前忘记愤怒

9

一只蚂蚁,在高大的榕树树冠下觅食

在九月某个肥厚的暮晚,预测中被它渐渐抬高的十月

内省而衰退的十一月

就快要活过秋天的尾部了

风吹过,你幼小的灵魂是否也焦躁不安

你存在于劳作的思想沾染在一块裸露岩石的表面

衰草和枯叶的表面,时光粗糙的手抚摸过的

一小块被人遗失的尘世表面

而这尘世之重:超过自身重量达数十倍

为了一顿丰厚的晚餐

你伸向世界的触角

被巨大的空寂,无限放大后

必定通向不朽的哲学

落日,会诠释落日之美

雷电,会展示自然的暴力

唯有匍匐、奔走,才能更加接近生活

蚁蝼呀!那观察你的人的身后

是成群结队,日渐仓促的人类,

是深奥又浅显的人类(转向哲学与精神的殿堂,

能否撕掉在得和失之中成为自身奴隶的标签?)

来吧!鸟语会将又一个黎明,打捞上岸

我深邃的目光

仿若星辰闪烁的目光

那低垂的季节,也是召唤你的季节

10

这个时代的身体,前倾

保持向前奔跑的姿势

前方,被说服的前方。是无数零碎的昨天

叠加出奇迹的明天。是解除物质障碍,修正的精神

赴约的象牙塔

这个时代的热情,是钢铁发芽的兴奋剂,建筑拔节的雄心

是飞机、高铁收缩时间和空间的意志,是土地负重的幻象

在浩瀚的时间眼皮底下

是沉淀的文明和抽象的文明交融、共存

碰撞出的火花

是复合的个体富于节奏的心跳

沿着这奇迹的形状,来吧,来吧

让我们交谈

并彼此发现:我的秘密就是你的秘密

你魔法的手指打开的天窗就是我的天空

你这农作物的儿子,种子的父亲

治愈疾病的天使

擦拭灵魂的辛勤的园丁

穿西服的白领,优雅的丽人

失去比喻的商贩

调试机器的工人

对人民致辞的管理者

塔顶上亮灯的精英

将活着的日子雕刻成墓志铭的大众

在这个加速度的时代,请冷静下来,思考

那永恒的太阳的光辉,甘甜的雨露,神赐的空气和水

自然转换的黑夜和白昼

秘密传递的爱

属于你、我,属于我们

也属于万物,祷告中的动物和植物

抛弃那曾有过的践踏和掠夺,物欲的恶念

在鸟、兽、虫、鱼,花、草、树、木

山川河流,自然风物的证词里

领取通向前方,和谐发展的通行证

11

做你那自由的王!遵循法律与信仰的庄严和力量

做你那自由的王!剔除贪婪与自私的桎梏

看啊——伸向天空的枝条是自由的

醒来的湖水是自由的

执迷于暮色中的路是自由的

翻滚的雷声和消失殆尽的孤独是自由的

年轻的母亲

用乳汁安抚啼哭的婴孩

那稠密的爱的指针,在夜色的窠臼里是自由的

这自由的灵感,像一层层剥开的劳动的内核

撕毁的契约

现在,灯光骤亮

深情的表演者悉数退场

被词语纠正过的生活,在倒立的时光中,挽着光源的手臂

现在,请保持安静

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请保持安静

别惊扰那自由的王,接受自由的教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