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我们走在风中沉默不语》(组诗) 作者:阿未

发表时间:2019-10-22 11:20



阿   未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首届签约作作品散见于《作家》《山花》《诗刊》等刊,有诗作入选《中国诗歌精选》等几十种选本。诗集《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获中国作协重点作品项目扶持,曾获吉林文学奖,中国年度诗歌奖等奖项。



阿   未
我们走在风中沉默不语
被越来越多的落叶引领,我们
飘到了秋天,此刻所见
九月的远山,已经艳如疤痕了
一个季节疲惫的繁华
忽然多出了几道破损的门槛
我们沿着自己的目光
走进去,竟看到了遍地熟透的
野果,它们在落叶的掩盖下
正悄悄别过自己饱满的一生
这时节风大了,晨暮
都有了凉意,那些落地的野果
即将被风挤去水分,陷入泥土
而接下来落叶纷纷
我们走在风中,沉默不语……

最后的雪化尽
最后的雪化尽,这块石头暴露无遗
又一个春天来了,石头
还保持着石头的样子,它沉默着
面对这些,轻风吹干它
潮湿的部分,三月的阳光又把它
晒暖,每一个春天都不过如此
石头已是见怪不怪了
如同整个冬季,它被深埋雪中
被凛冽的冷风,不断地窥探和威胁
以死亡般的孤寂,表现它
与生俱来的冷酷,彼时
雪在静静地飘落,寒冷已捂住
整个世间,这块和冬天一样僵硬的
石头,在已经开始的春天
成为刚刚离去的冬的遗物,而此时
石头还保持石头的样子,在
越来越暖的风中,在和煦的
阳光之下……

最后一日
此日,是最后一日,是绝尘而去的
一段时光留下的最后一声叹息
是无数正在撤离的
或者正在尘世间失重的灵魂,就要
掠飞的影子,一年的清浅与繁冗
花飞和雪落,将于此日
灰飞烟灭,幻为虚空了
最后一日,我就在这越来越暗淡的
灯光之下,望定自己沉默的身影
并保持着与影子一样的沉默
我知道自己剩下的部分
已被时间剃度,那寸草不生的样子
就要逃离这吵扰的一年
从此不念旧事,赴另一场
桑烟缭绕的余生,如此日我被逼入
绝境,如次日,我又绝处逢生……

我还想象不出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此刻,我还想象不出明天会是什么
样子,当然,如果
这场雪再多下一会儿
我至少会相信一夜之间,世界
将变成一片素白,街上那些
刚刚还在纷飞的残叶和尘土
以及在枯燥的冷风中
仓皇而行的人们,也会不知所踪了
一场大雪过后,明天就是一个
彻底否定今天的日子
无数被时光撕裂的创口
将被悄悄地弥合,而无数忙碌的
失忆者,会在辽阔的雪地之上
删除或修改他们疲惫不堪的前生
只要有雪,我想象的明天
就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上面写的
必定是一尘不染的宁静……

  时
就在此时,有深秋微凉的暮色
有门前静静流着的江水
有你独立岸边,正长久地凝视
那些树上,不厌其烦落着的
树叶,你当然也看到这些叶子
在晚霞的映照下,像无数
跳动的火焰,像从前世
寄来的一封又一封泛黄的家书
更像成群结队散落人间的
灵魂,它们以落叶的形式完成了
一次死亡的幻象之后,就又
回到了天空的树上,当深夜来临
你必将看到辽远的夜空中
有无数星星正眨着明亮的眼睛……

它们流得湍急,也流得寂寂无声
你看到的水仿佛停在了那里
平静的水面之下
却是暗中流走的部分
这些你当然是看不到的
它们流得湍急,它们也流得
寂寂无声,只有一块
在水中凸起的石头,撞见了
它们顺流而下的宿命
你一直听不见水流的声音
除了依稀听到了一块石头的
隐痛,那些水都没有说出
它们深处的秘密
而水面无痕,犹如此刻的你
波澜不惊的外表下,藏着的
其实是一颗天雷地火的心……

说说迎来送往吧
说说迎来送往吧,比如,午夜刚过
十一月就转身离去
彼时,我还在梦中
比如,匆匆到来的十二月
与十一月一样,用同一个夜晚的黑
悄悄蒙住了我疲惫不堪的身体
仿佛跌入深渊
我一下子就掉在了一年中的底部
其实,哪有什么迎来,一切
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来的
又哪有什么送往,一切都是在
无可奈何中走的
当这些正在发生的时候,我
还在迎接着一场又一场梦境
我还在旧日的故乡里
面对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
笑得合不拢嘴……

替那些先行一步的混蛋们去看看未来的样子
你得好好活下去,继续在人间
服刑,你得用有些人
没有经历过的病痛和衰老
来完成你漫长的刑期
你还要替那些先行一步的混蛋们
去看看未来的样子
有人说,许多消失的事物
包括这些混蛋们遗留的梦境
都会变成你命运的密码
你必须得带着这些密码,去逐一
消除,他们对身后这个世界的
诸多误解,然后你就以遗世苍凉或
孤苦终老,为自己虚构一段
与他们同在的人生……

终于松开了这只攥了太久的拳头
终于松开了这只攥了太久的拳头,我竟然
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好像我被一直反剪着的双手
一下子松绑了,好像我这颗被掳的心
从此获释了,它开始在骨松肉软的身体里
野马奔腾,无拘无束
多么自在的时光啊,我变得目牛游刃
我可以樽前月下了,我就用这只
攥过拳头的手,举杯邀明月,也邀被我
刚刚放走的恶念,和曾经与我势不两立的
仇怨,再邀执着与羁绊,名闻和利养
把贪嗔痴这三毒,三垢,三火都叫上吧
我们就以悟为酒,在这场浩大的虚无里
碰杯,然后各自散去,并约定
此生永不再见,松开这只攥紧已久的拳头
我终于凑齐十根手指了,就在此处
我可以对着那些正在离我远去的
醉醺醺的背影,双手合十深鞠一躬了……

冬天是一个总是试图掩盖什么的季节
没有月光的夜晚,就被一场雪笼罩吧
就让雪花闪烁的光芒
揭露太多黑暗中寄寓的细节
这些细碎的,自天而降的消息
正一片一片轻轻落在辽阔的大地之上
无数微光在聚集,并为它们自己
照耀归途,此刻,我看到的
却是它们归来后最宁静的部分
当然也包括这个冬天刚刚开始的
不动声色的寒冷,我一直以为
冬天是一个总是试图掩盖什么的季节
一场雪后,远山如玉
以往废墟般的荒原,一夜之间就变成
我梦中所见的样子了,如同
我想往过的爱情,隐约又干净
或微光之下,满眼都是轻盈又薄薄的
忧伤……

    亏
幸亏遇到一条流淌的小溪,让我在
略显僵硬的三月,看到
蜿蜒的柔软,听到
除了冷风呜咽之外的快乐的流水声
幸亏脚下是一片正在融化着的
积雪,让我在一地湿润中
看到最后的残雪,如远去的冬天
狼狈不堪的背影,我知道
阳光已不再吝啬,她开始用温柔的手
抚摸大地,像最初的爱情里写着的
充满无限爱欲的情书
幸亏碰见一群麻雀叽叽喳喳的
飞过,让我在这片初萌暗绿的树林里
读到这些属于春天的鲜活的词语
我酷爱这些从冬的栅栏里
一跃而出的隐喻和幻觉,像
余音不绝的诵经之声,在三月的人间
嗡嗡地响起……

偶尔会忧伤一下
偶尔会忧伤一下,比如十月的某个傍晚
在刚刚下过的一场秋雨之后
我看到黑暗将至的阴影里,积满
废墟般的落叶和肮脏的雨水
或者,在回家的路上
无数逃亡的秋虫,正纷纷撞向我亮起的车灯
当然,我知道
当这些秋虫慌不择路的时候
它们就选择迎着光,用粉身碎骨
向越来越冷的日子告别
还有路边那些昨天还绿着的草,霜降过后
它们就成了一地血肉尽失的枯骨
当这些场景在我的眼前或心里一一呈现
忧伤就不请自来了……


分享到: